【中國速遞國際快件】 “不能冤枉了娃”,一樁小事,民警追查3天還10歲男孩清白
2020-10-16 21:17:25

10歲男孩在被誤會劃壞了別人的奧迪車後,父親賠償了對方3500元,但是他很幸運地遇到了一位還他清白的警察叔叔。10月16日,重慶市公安局沙坪壩分局石井坡派出所民警鄒興華向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介紹了他追查三天還男孩清白的經過,“如果冤枉了娃,可能會讓他一輩子有心理陰影,所以我還他清白,花再多時間都得去做。”男孩父親稱車主事後退了錢,也面對面給孩子道了歉,“他的道歉對孩子來説很有意義。”

奧迪車主報警稱車被劃了

監控視頻指向10歲男孩

鄒興華向紫牛新聞記者回憶道,10月7日下午兩點多,他正在值班,突然接到王先生報警稱其停放在小區停車場的車被劃了。接警後,鄒興華和同事立即趕往現場。“到現場後,看到那輛奧迪車車身前後左右,包括車門、輪胎上方的位置都被劃了,並且劃痕很深。”王先生告訴鄒興華,他的車之前沒有被劃傷過,他很愛惜車。於是,鄒興華就查看了事發停車場的監控視頻,“看了好幾個小時的監控,發現在停車期間,只有一個小男孩在車子周圍轉了一圈,也有用手去觸摸車輛的動作。”從車輛停進停車場到王先生報警一共36個小時,監控視頻中沒有任何其他人靠近車,當時在場所有人都認為是男孩劃的車。隨後,鄒興華通過停車場的工作人員聯繫到男孩及其家長。

監控視頻顯示小男孩在車子旁邊

男孩和家人很快到達現場,“我問小朋友 ,你有沒有劃車?他説沒有,不是我劃的。”鄒興華又問他過來的時候有沒有看到車上的劃痕?男孩表示並沒有看到劃痕,因為自己喜歡昆蟲,在車輛旁邊玩是為了捉蒼蠅。

看過監控視頻後,男孩父親劉先生也認為兒子有劃車嫌疑。於是,劉先生就和車主一起去了修車廠定損,並把3500元的修車費用給了車主。

民警追查3天事情反轉

還了男孩一個清白

事情本該結束了,可鄒興華越想越不對勁,“車上有些劃痕很深,10歲小孩沒那麼大的力氣。”鄒興華告訴記者,第二天早上,他打電話詢問男孩情況。劉先生稱,兒子回家後情緒不好,也不怎麼説話。

掛掉電話後,鄒興華再次來到停車場,將監控視頻拷貝回來作進一步調查,“視頻很大,有40G,光拷視頻就花了三個小時,回來一直盯着看,看了兩天半的時間。”鄒興華告訴記者,通過查看監控視頻,他發現一個細節,“男孩靠近車時,手是放在衣服口袋裏的,走到車後方伸手去摸車玻璃時手才拿出來,他摸的位置應該不是車被劃傷的位置,之後他又把手放在衣服口袋裏離開了。”鄒興華心想這是冤枉人家孩子了,這孩子明明沒有劃車。“我當時的想法就是要對這個小孩負責,小孩如果被冤枉了,可能一輩子都會有心理陰影。我一定要找到證據證明他的清白,花再多時間都得去做。”

為了繼續調查情況,還男孩清白,鄒興華向王先生了解車輛的停留情況,調取車輛之前停過的停車場監控。在查看完所有監控視頻後,鄒興華終於在10月5日江北區某地下車庫入口處的監控視頻中,看到了車輛在入口處已有劃痕。“那就説明這輛車在進入停車場之前就被劃了,只不過車主可能粗心沒有發現。”得知真相後,鄒興華馬上打電話告訴了男孩父親,“我告訴他,你小孩應該沒有劃車,他聽了很高興。”

奧迪車上的劃痕之前就有

15年老民警:

為了正義做一切都值得

今年48歲的鄒興華是雲南文山人,19歲到重慶當兵,2005年轉業到沙坪壩公安分局當警察,“當了15年民警,突然受到了這麼多關注有點不適應,做的都是小事情。”鄒興華告訴記者,上一次受到大家的關注還是在2012年,“當時去抓一個販毒的嫌疑人,抓捕過程中,我和嫌疑人從高處摔到一個很深的溝裏,導致我右腳骨折,後來被評為傷殘十級。現在不太敢跑,以前我在部隊可是長跑冠軍。”

民警鄒興華在辦公

鄒興華追查三天還男孩清白的事在網絡上傳播後,得到無數點贊評論。有網友評論稱:“大人眼裏的‘小事’,可能是孩子心中天大的事情。能夠不把孩子的情緒當小事,不把孩子的自尊當小事,鄒警官不僅是優秀的警察,也是優秀的‘大人’。”“這個警察好棒啊,這不是小事,這很重要!小孩子最怕的就是被冤枉,不管大小事,冤枉一次都能記一輩子。”

對此,鄒興華表示,“這對我們來説是很普通的小事。網友的評論我看了一些,有些緊張,有點不好意思。但看到他們能感受到警察是公平正義、為人民服務的,我很高興、很激動也很自豪。”

鄒警官在辦案

事後車主退了錢

還面對面給孩子道歉了

“實話實説,當時我的內心是存疑的,後備箱上的劃痕位置比較高,孩子要是去劃車的話,必須抬高手,但視頻中他並沒有做這個動作。”男孩父親劉先生告訴記者,雖然有疑點,小孩也説不是他劃的,但當時他確實沒法證明這事不是自家孩子乾的,“監控上看只有我家孩子接近了車,似乎也有觸摸車身的動作。”劉先生説,當時圍觀的羣眾越來越多,大家都在議論,不停地有人問各種問題,“他是個未成年人,我不能讓他在這種場合繼續經受詢問。如果孩子做了錯事,應該由我們家長承擔責任,在孩子有安全感的情況下進行教育;如果孩子沒有做錯事,在這種場合,我也不能用‘鬧’的方式解決,這樣會給孩子留下錯誤的印象,以為解決問題就是靠‘鬧’。”於是,劉先生就讓家人帶孩子先行離開,自己一個人留下來和車主協商解決,決定回家後再和孩子溝通。

“當時沒法洗清嫌疑,如果再給別人留下抵賴的印象,那結果不是更差嗎?”劉先生説,現在看好像當時不應該去認,但當時他確實沒有別的選擇。“我瞭解孩子的脾氣性格,想着晚上回家之後好好溝通是可以問出真相的。”

回家以後,父子倆開始了一番促膝長談,劉先生詢問兒子會不會是衣服拉鍊不小心劃到的,“他還給我分析説不可能,拉鍊要拉上去才能劃得到車啊。”劉先生換了個思路説,“我已經付了錢,如果是你劃的車,咱下次不幹就行,我也原諒你。”結果,孩子還是堅持説:“不是我乾的。”跟兒子交談過程中,劉先生突然想起自家車上的行車記錄儀會不會有證據,“因為我家車對面就是被劃的車,只可惜行車記錄儀裏沒有拍到清晰的畫面。”

10月10日,劉先生接到了鄒興華的電話,得知了奧迪車劃痕的真相,“我當時非常高興,終於還了孩子清白。”劉先生告訴記者,當天晚上他和孩子去取快遞時,途中遇到了奧迪車主,“他當場就把錢退給我了,還面對面給孩子鄭重道了個歉,他可能是有點粗心,之前沒有注意到劃痕。”劉先生説,他的道歉對孩子來説很有意義,當時孩子還學電視裏那種滿不在乎的語氣説了句“沒事兒”。

劉先生告訴記者,這件事結局挺圓滿,處理完以後,他們一家人還一起去吃了火鍋。“真的感謝認真負責的鄒警官,雖然事情本身不是很大,但鄒警官一直覺得不能冤枉孩子,積極溝通,連續幾天查閲監控錄像,盡心盡力去尋找真相,還了孩子一個清白,守護了孩子心靈中的陽光。”

紫牛新聞記者|萬惠娟

編輯|張冰晶

剪輯|萬惠娟

主編|陳迪晨

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您有新聞線索,歡迎點擊爆料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繫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